不厌

【山花】十四行诗

♡魏白白魏无差    魏民谣  白读书
♡依旧是俗气温馨的小故事
♡灵感来自十四行诗牛轧糖
♡牛轧糖一共四个口味,如果这种类型的文可以接受我就开始写剩下三个口味
♡此文主要以白读书为视角〔如果有下一篇,打算写以魏民谣为视角〕看文愉快♥
     无忧客栈是首诗。
     从前慢的车马沉木红箱中的浣花笺,信中酿的簪花小楷一笔墨是心上人。书意茶香的是尘封在江湖里的酒,醉的就只剩下十四行诗。
蔓越莓口味
     白读书看着桌子上的数学题,手中无意识的转着笔,心思却早已飞出了窗外。黄莺婉转,春林初盛。白读书却是十分烦躁,撕下没写两道题的作业本,拿笔使劲戳本子纸上刚刚涂鸦的小人。
     还有不到一百天,他就要高考,去奔赴那个被家长老师念叨了十八年的战场。为了充满茫然而无知的未来,他必须拼尽全力。每一分钟都要为了高考做准备,每一秒钟都不能被浪费,甚至去食堂吃饭都会有一种罪恶感。他的生活似乎就只剩下了学习。
     他烦透了没日没夜刷题的生活。
     一百天似乎很短,可心里栽着朵花,一百天又很长。
     魏民谣总是弹吉他唱民谣,就在无忧客栈的隔壁。白读书透过一层一层的帘子偷看他,耳尖爬上红晕,手里的炸鸡也忘了吃。民谣一首一首地唱,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少年把民谣听进了余生的时光里。
     魏民谣在白读书离开时问他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因为每一天民谣都与炸鸡更配啊。”
    “好俗气的土味情话。”
    “滚”
    离别的那么不正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当他不知道前一天夜里那个大傻瓜盯着他房间的方向看了一夜。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无忧客栈的天台半夜风挺冷的。
    白读书已经有大半年没有看见魏民谣了,连微信也很少发。
   上节课班主任看着班里那一些无心学习的人叹了口气,照例煲了一锅鸡汤:
   “你们现在努力,就是为了以后能考上心仪的大学,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见自己喜欢的人。你们别光笑,这话要听进心里。”
   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见自己喜欢的人。
   白读书回过神来,拿出纸重新算数学题,算着算着,神又不在了。纸上满满的都是魏民谣。
   他想魏民谣想的发疯。
   白读书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往外走。现在是中午午休时间,教室里一些跟他一样留在教室里学习的同学现在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刷题,教室里安静的很。可他实在是待不下去。
   外面蓝天上的悠悠白云是魏民谣送他的棉花糖,操场上的古木像极了魏民谣带他去看的夏日落叶树,不知名的嫣红姹紫不如魏民谣自己种的大勋花好看。
   完了完了,这还散什么心啊。
   白读书慢慢踱步,不知不觉走到了大门口。白读书认得门卫大爷,高二的时候白读书经常和大爷斗智斗勇,然后在大爷无数的白眼下窜出大门去和魏民谣吃饭。门卫大爷也记得这个每天缠着他的小兔崽子。
   “小兔崽子,过来,有你的快递。”
   白读书接过快递,发件人是魏民谣。
   白读书惊叫一声,喜上眉梢。双手麻利的拆开,眼角沉醉到了嘴角。快递里只装这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陈旧的花纹爬满盒身。盒里是一张无忧岛的明信片,明信片背后画着一个略有些猥琐的笑脸。一颗粉红色包装的牛轧糖静静地躺在盒低。
   这个牛轧糖白读书吃过,还是魏民谣疯狂安利的。粉红色包装的是蔓越莓口味。白读书拿出牛轧糖,包装纸上写着一句话:
   以爱之名。
   白读书拆开包装咬了一口牛轧糖,从头到脚都是甜的,从嘴到心都是甜的。眼前魏民谣咧开嘴笑,两个梨窝也是甜的。
   大爷看着白读书拿着盒子笑得像个小傻子,感慨一声现在的小孩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咋看着越来越傻了。
  “这是你那个小兄弟送的?”小兄弟几个字咬的特别重。真是个调皮的八卦老大爷。
   白读书淡淡一笑:
   “关你屁事。”
   白读书用亲身经历教你,皮过之后,动作一定要帅,速度一定要快。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蔓越莓味的牛轧糖像是一株桃花,十里清甜,口齿噙香。白读书觉得他一定是听到了花开的声音,从心底传来的。
   吃完牛轧糖,像是大力士吃了菠菜,白读书瞬间满血复活。他还再能和数学题大战三百回合。
   正当白读书调整好心态,打算回教室继续革命工作,微信的提示音突然响起。魏民谣一栏对话框冒出个红红的数字1
   “小白,牛轧糖甜不甜?”
   “甜,特别甜。”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甜吗?”
   “为什么?”
   “因为我在想你。”
   现在拼一把,就是为了以后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去找自己喜欢的人。民谣一直唱在流光里,魏民谣一直在他身边。
    所谓,以爱之名。
    
    

【山花】第八个雨天

   ♥魏电台×白吉他
   ♥俗气温馨的小故事
   ♥第一次发文
                 
    岁春雨晚来急。都说春雨好,相思灯下桥。霓虹灯流转的桥在天边,月下雨中人在眼前。
    这几天m城一直在下雨。早间电台的小哥哥拿着七天没换的天气预报的稿子,依然声情并茂念着,还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普通话:今天风和日丽,白天小雨转中雨转大雨,东南西北风各480分钟,请大家出门不要忘了涂防晒。
    最近南门儿雨桥底下新来了个玩吉他的高冷小哥哥,有颜值有才华。小年轻都好边下雨边听小哥哥弹吉他。下雨天多了,小年轻一来二去和小哥哥也混熟了些,起码能说上几句话。
    小哥哥叫白吉他,跟其他桥下玩音乐的街头艺人不一样,白吉他是音乐学院的正经大学生。听白小哥哥说,他最近在为一个音乐比赛做准备,要自己谱曲填词,主题是雨天。白吉他之前听说m城的雨清异,最是有灵性儿的,就特地大老远赶过来瞧瞧,找找灵感,可这些天过去了,雨是没少看,曲子也没少弹,可就是一点灵感没有。
    m城的小年轻当然不是一般的小年轻,路见帅哥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听见白小哥哥这么说,他们还能无动于衷?于是平时好闲事的几个小年轻一合计,立刻有了主意。
    m城电台里有个网红电台小哥哥,严肃正经能读新闻联播,逗比搞笑也能操着东北话捏台湾腔,最重要的是颜值高,还有甜甜的治愈系笑容。网红小哥哥叫魏电台,最喜欢听吉他听民谣,人又特别热情,没准他能帮到白小哥哥。
    白吉他见到魏电台是第二天下午。不得不说m城的小年轻不是一般的厉害,真的约到了魏电台。白吉他其实是知道魏电台的,他刚上大学那会,魏电台还没什么名气,主持的电台节目也不是现在这种轻松幽默的,而是十分正经的音乐节目。
    夕阳西下,白吉他就坐在柳树下的长椅上,听魏电台一搭没一搭的唱着民谣,余晖残存在书上,收音机里的民谣唱进了白吉他的心里。魏电台说他喜欢下雨,于是白吉他在选择音乐比赛的主题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雨天。
    这天白吉他一如往常在桥下弹吉他,不过奇怪的是今天的人少了很多。不过白吉他也没往心里去,自顾自的弹着。桥外是涟雨菲菲,桥下是绵绵扬扬,少年最美好的模样。
    “小朋友弹的不错嘛。”这是陪伴少年无数个夜晚的最美好的声音,杂着点东北腔,又是温存的叫人沉醉。
     雨中人又恰巧是心上人。
    “谢谢。”
    “他们说你要参加音乐比赛,但是没有灵感?”
    “嗯…是”
    “m城的雨是最美的雨,跟其他地方都不一样,你又那么厉害,第一肯定是你的。放心吧,哥哥保证一定让你拿个大奖回来。”说完又朝白吉他笑了笑,露出两个梨窝,莫名有点傻气。
     “那真是谢谢你了啊。”白吉他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别不信啊,哥哥我可厉害了,我之前还主持过音乐节目呢。”魏电台怕他不信连忙解释到。
    “我知道啊,我之前听过。”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听,是不是听完后立刻爱上哥哥了?”欠揍的语气附上挑眉,成功地又逗笑了白吉他。
     “你可拉倒吧你”
     “你还看不起我?哥哥我可是校草,多少女生迷倒在哥哥的石榴裙下。”又挑了挑眉,顺带还赠送了一个wink
     白吉他这时候已经被这骚操作逗的笑出了眼泪。
     桥外面偷听的小年轻纷纷表示没眼看,他们那个高冷的白小哥哥去哪了。算了,算了,好看的男生果然要和好看的男生在一起,祝99吧。
     “看不起哥哥是吧,让你看看哥哥的厉害。”说完拿过白吉他的吉他试了试音坐在台阶上弹起来。
     “我在二环路的里边 想着你

     你在远方的山上 春风十里

     今天的风吹向你 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 都不如你

     我在鼓楼的夜色中 为你唱花香自来”
     白吉他听得正入神,魏电台却突然停下了,吉他声随之停下。
     “怎么不继续了?”
     “忘词了。”魏电台尴尬的笑笑。
     白吉他却没有再怼他,吉他声又在雨桥下响起。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 带不走的 只有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我说,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我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魏民谣正听得入神,白吉他却停下思忖了片刻。吉他声再响起时已是另外一首歌:
     “天青色等烟雨,细雨又湿了流光。

      桥下的第八个下雨天,

      我说,心上人是你。”
      魏民谣听着这歌有些陌生,之前从未听过:
     “这是什么歌,挺好听的,我以前怎么从未听过?”
     “这是我刚刚想到的,还只是个半成品。不过里面有一句话我挺喜欢的。”
     “哪句话?”魏民谣看着少年眉角飞扬,轻笑出声。
      “我说,心上人是你。”
      余晖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最后的最后,白吉他赢了比赛,也赢了心上人。没办法,那么好看又那么会撩的小哥哥真的抗拒不了。